外媒:欧洲廉航符合安全水平 低价不代表不安全

发布时间:2015-03-26 15:04来源:市商网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德外媒称,国廉价航空公司发生空难使廉航是否安全的课题再次引起关注,但航空专家指出,廉航在抢攻欧洲市场时都必须符合相同的安全与维修标准,发生意外事故是较少见的。

  据新加坡 《联合早报》网站3月26日报道,专家指出,低价飞行并不意味着飞行安全水平低落。

  德翼廉航一架A320客机24日在法国坠毁,只是欧洲廉航发生的第二起空难。上一次涉及欧洲廉航的空难发生在2005年,当时塞浦路斯廉航赫利奥斯(Helios)一架波音737客机因舱内氧气供应故障而在希腊坠毁。

  策略顾问公司Archery航空专家爱格说,欧洲航空业于90年代初放松管制后,廉航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占据了中程航线30%至40%的市场份额。譬如,廉航先驱瑞安航空(Ryanair)拥有300架波音737客机,如今是欧洲市场的领导者,每天有1600趟航班,连接30个国家的186个机场。英国廉航易捷航空(EasyJet)即将扩大机队阵容至226架A320空客,如今每天平均有1400趟航班。

  廉航强调用新飞机

  在24日的空难发生之前,欧洲廉航标榜的是良好的飞行纪录,以此为卖点。

  航空安全专家泰特曼说,瑞安和易捷还特别强调,他们用的全是新的飞机。

  他指出,不论是廉航或传统航空公司,他们都必须符合相同的安全与维修标准。“低价表示没那么舒适,但不是较不安全。”

  这些专家都指出,德翼廉航在欧洲民航业享有良好声誉。爱格说:“那是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的子公司,欧洲航空公司中的佼佼者,以可靠闻名,旗下的汉莎航空技术公司是规模最大的维修公司之一,为世界各地数十家航空公司维修飞机。”

  延伸阅读台媒:全球廉价航空兴起致空客A320畅销

  参考消息网3月25日报道

  台媒称,德国之翼航空班机坠毁于法国东南部山区,以中短程航线为主要市场的A320客机,是制造商空中巴士(Airbus)最畅销的机型,原因之一与近年全球廉价航空兴起有关。

  据台湾“中央社”3月25日报道,失事的德国之翼(Germanwings)客机机龄超过24年,有舆论批评这架飞机老旧。但《费加洛报》报道称,这架飞机2013年夏天才完成大检修,这个月稍早也做过例行维护。

  报道引述曾任机长的费德泽(Gerard Feldzer)说法表示,“虽然这架飞机已使用超过24年,飞行时数5万8300小时,但距离同型飞机最长能飞8万小时,还有很大距离”。

  他说,一架维护得好的飞机,可以操作超过30年。

  自1988年启用以来,A320是空中巴士最畅销的机型,到今年2月底,全球约有6200架A320在空中飞行,载运旅客达70亿人次,另外还有5085架订单。

  《世界报》分析,A320的畅销与新兴廉价航空有关,A320专门用于中短程飞行距离,适合区域航线,空中巴士也借此机型胜过竞争对手波音公司(Boeing).

  A320过去发生过几次重大空难,例如2000年的海湾航空(Gulf Air)意外造成143人死亡;2007年巴西 TAM航空在圣保罗降落失败造成机上187人、地面12人死亡;还有去年12月,亚洲航空(AirAsia)一架班机坠海,162人失踪,残骸尚未找到,那也是A320客机。

  日耳曼之翼客机原订从西班牙巴塞隆纳飞往德国杜塞道夫,途中失事,机上150人罹难,空难原因还不明朗,寻获的一个黑盒子已送往巴黎,虽严重损坏,但还是可以读取资料。

  (2015-03-25 19:27:33)

  延伸阅读德国之翼航班失事反思:廉价航空安全几何?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的消息让人震惊,成为全球廉价航空市场的又一伤痛,也让廉价航空公司是否安全的话题再度升温。

  那么,廉价航空公司安全系数究竟多高?缘何廉价?发展现状如何?

  关于安全问题,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廉价航空公司安全系数必然偏低。譬如作为廉价航空公司的澳洲捷星(Jetstar)就获独立航空评级网站Airlineratings.com最高7星的评级,其安全性丝毫不输大型航空公司,而越南廉价航空公司VietJetAir的评级仅有3星。

  此次失事的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目前的评级为6星。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机票是否廉价跟民航客机是否安全没有必然联系。

  新华社记者调查获悉,为保持低成本优势,各廉航公司一般都在管理上下工夫,不放弃任何一个省钱环节。其降低成本的途径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实行机队单一化,廉航一般都选用空客A320等相对成熟机型。机队单一化的好处很多:购机享受折扣,飞行员培训时间缩短,后勤保养维修相对简单。

  其次,避免使用大型机场,改用城市周边的小型机场,以节省机场使用费。在乘客上下飞机时,改为使用摆渡车辆,或直接让乘客登梯上飞机,减少租用通道费用。

  再次,机组人员薪水相对较低,一些人员以约聘(契约)方式雇用,以降低人力资源成本。一些公司在机场附近租有专门房屋,以节省机组成员的住宿和交通成本。

  此外,廉航公司一般会简化机舱清扫,减少飞机停留时间,加快班次。飞机上一般不提供免费饮食或报纸杂志。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170多家廉价航空公司。廉航公司在美欧航空市场约占三成左右的市场份额,而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约为20%。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廉价航空产业不断发展,过去廉价航空公司一般仅经营支线航班,不会销售联程票。如今廉价航空公司也销售联程票,有的也共享代码,甚至在不同的市场开设子公司,以构建航线网络。

  业内人士说,相对于美欧搭乘廉价航空的人均出行次数,亚洲新兴市场人均出行次数较少,预计未来亚太地区廉价航空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参与记者:刘洪、陈济朋、傅云威、汪平)

  (2015-03-25 07:48:17)

  延伸阅读综述:廉价航空安全几何?

  新华网北京 3月24日电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的消息让人震惊,成为全球廉价航空市场的又一伤痛,也让廉价航空公司是否安全的话题再度升温。

  那么,廉价航空公司安全系数究竟多高?缘何廉价?发展现状如何?

  关于安全问题,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廉价航空公司安全系数必然偏低。譬如作为廉价航空公司的澳洲捷星(Jetstar)就获独立航空评级网站Airlineratings.com最高7星的评级,其安全性丝毫不输大型航空公司,而越南廉价航空公司VietJet Air的评级仅有3星。此次失事的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目前的评级为6星。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机票是否廉价跟民航客机是否安全没有必然联系。

  新华社记者调查获悉,为保持低成本优势,各廉航公司一般都在管理上下工夫,不放弃任何一个省钱环节。其降低成本的途径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实行机队单一化,廉航一般都选用空客A320等相对成熟机型。机队单一化的好处很多:购机享受折扣,飞行员培训时间缩短,后勤保养维修相对简单。

  其次,避免使用大型机场,改用城市周边的小型机场,以节省机场使用费。在乘客上下飞机时,改为使用摆渡车辆,或直接让乘客登梯上飞机,减少租用通道费用。

  再次,机组人员薪水相对较低,一些人员以约聘(契约)方式雇用,以降低人力资源成本。一些公司在机场附近租有专门房屋,以节省机组成员的住宿和交通成本。

  此外,廉航公司一般会简化机舱清扫,减少飞机停留时间,加快班次。飞机上一般不提供免费饮食或报纸杂志。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170多家廉价航空公司。廉航公司在美欧航空市场约占三成左右的市场份额,而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约为20%。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廉价航空产业不断发展,过去廉价航空公司一般仅经营支线航班,不会销售联程票。如今廉价航空公司也销售联程票,有的也共享代码,甚至在不同的市场开设子公司,以构建航线网络。

  业内人士说,相对于美欧搭乘廉价航空的人均出行次数,亚洲新兴市场人均出行次数较少,预计未来亚太地区廉价航空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参与记者:刘洪、陈济朋、傅云威、汪平)

  (2015-03-24 23:08:25)

  延伸阅读外媒称廉价石油已造成10万人失业

  腾讯财经讯据CNNMoney报道,一年前,全球石油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想办法解决可能会压垮自己的“退休海啸”。与此同时,一些老石油工人挂起了自己的作业靴,准备在55岁时享受自由生活。

  如今,在全球油价持续下跌且看不到反弹曙光的大环境下,他们中的一些人幸运地留在了工作岗位上,而其他人则被卷入裁员洪水。

  迫于压力,很多大型油企及其庞大的附属服务网络不得不给自己“放血”,而这种“不得已”早已延伸至美国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在这场油市份额大战中,美国伤亡比沙特要惨重。

  1月份,油田服务巨头贝克休斯宣布将裁员7000人,约占旗下全部员工的11%。它的竞争对手斯伦贝榭宣布裁员9000人,占员工总数的7%左右。在油价暴跌背景下,斯伦贝榭将集中精力控制成本。

  壳牌石油、阿帕奇、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和哈里伯顿等大型油企,也纷纷下发解雇通知书。

  在美国,感到最痛苦的城市是休斯顿。休斯顿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假使今明两年油企资本支出缩减幅度分别为33.3%和5%,就意味着全球油气资本将损失7.5万个就业岗位。有数据显示,受利于石油行业蓬勃增长,自2011年来,休斯顿每年都会新增就业10万人。

  受影响最大的区域是加拿大油砂。上周,赫斯基能源旗下油砂项目承包商宣布将裁员1000人。1月份,阿尔伯塔省著名油田公司Suncor Energy将削减1000个工作职位。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裁员的大部分源自承包商,也有少数雇员职位。同月,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发言人对外表示,该公司将会把其在位于亚伯达北部的Albian Sands油砂项目裁员10%。据了解 ,该项目员工人数超过了3000人。

  2月份,加拿大油井钻探承包商协会声称,随着钻井数量的减少,或将有2.3万人失业。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自去年9月份油价暴跌以来,亚伯达自然资源部门已经损失1.3万个就业岗位。

  事实上,石油就业噩梦正在像癌症扩散一样蔓延。根据致力于为全球油气行业提供熟练工作人员的领先公司Swift Worldwide Resources最新发布的信息,“一旦曾经熙熙攘攘的苏格兰、澳大利亚和巴西石油枢纽变得空荡荡,全球能源就业削减将攀升至10万人以上。”

  当然,看好石油行业的人坚信,石油和天然气业务原本就是繁荣与萧条交替循环的。很多经验丰富的石油商人顺利渡过了很多次周期性低迷。

  问题是,油价是否或者何时才能反弹,以及那些被裁掉的石油工人是否能够重新回到之前的岗位。这些问题只能留给预言者来回答了。

  (2015-03-19 12:09:08)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