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维“权”还是为“钱”

发布时间:2015-04-20 12:03来源:交易商

近年来,“维权”新闻屡屡占据新闻版面,无论是曾经的“医闹”还是后来的“房闹”,包括近来甚嚣尘上的“投资类维权”,大都以一副“为民请愿”、“为民出气”的面目示人,但是当“维权”的“硝烟”散尽,总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种罔顾法律法规、无视契约精神的“以闹维权”,究竟是在维“权”?还是在为“钱”?

股票市场是国人最为熟悉的投资市场,从当年人们刚刚认识股票时的疯狂,到今天面对股市无论熊还是牛的淡定,投资有风险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如今国内的股票投资者,大都成熟而理性,面对盈利或亏损,无论是偃旗息鼓还是从头再来,都不会有违自己入市时的契约精神和对法制的尊重,更加不会考虑采用“聚众闹事”的形式为自己讨要在股票市场上的损失。从某种角度来说,正是这个不断壮大、理性、成熟的投资群体保证了中国股市的不断繁荣,并使其成为百姓分享改革红利的重要渠道。

反观近期的投资类维权,俨然是喊“杀”声不绝于耳,从P2P到互联网金融,从贵金属到大宗商品,大批的维权“斗士”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目标直指近年来各类新兴的金融投资领域,一时间,各类维权的网站、QQ群四处召集人马,各大论坛吹响集结的“号角”,“串联”聚众,向企业和政府施压,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正当的维权行为不仅应当起到维护社会公平的作用,更应同时具有目的合法性和权利客观性。然而从“房闹”到“医闹”,到目前风头正劲的“投资维权”,总能影影绰绰的发现维权者背后的商业化的“维权”组织或个人,或是法律工作者、或是商务调查公司或是一些常年以“讨债”、“维权”为业的个人,凭借自己在“维权圈”里的知名度,专门从事商业化“以闹维权”,从中牟取利益,而且此种商业化维权越来越呈现出组织程度高、有计划募集资金、维权利益分成等特点。很多商业化的职业“维权”人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赚的盆满钵满,“以闹维权”,成了某些人眼中炙手可热的商机,而这其中调词架讼者有之,刻意激化矛盾者有之,意图从中渔利者更是趋之若鹜……

纵观近几年发生的类似维权案件,不仅参与人数众多,而且还出现了以各路“维权精英”为主要代表的发动者和组织者。其间有明确的分工,甚至在部分维权团体中,经费来源及激励机制都有着明确的约定。在聚众维权过程中,职业的维权组织者往往以“对方不答应其提出的赔偿请求”为由,扬言“要使对方承受某种不利后果”,随后无论是借助媒体曝光或是在网络恶意攻击,都着力于给企业和政府带来压力,逼迫企业掏钱妥协。很多企业为了“息事宁人”,往往会与维权的组织者协商掏钱了事,而这些高举“义旗”的维权发起人往往 “两头通吃”,赚取高额利益,而高额的收益又促使更多的组织者以维权为名,鼓动更大的声势煽动“以闹维权”,逐步形成了一条地下黑色维权产业链条。很多真正权益受到侵害的“维权者”逐步发现自己正在被这条“黑色链条”捆绑,成为了他人牟取利益的工具。

当 “以闹维权”成为一种产业,成为个别组织或个人徇私谋利的手段,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假借和冒用公共利益之名,煽动群体事件,破坏社会安定,通过给企业或政府主管部门施加“维稳”压力,来达成自身的利益诉求。而这不仅偏离了维权本意,更是违背了维权最基本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短期内看可以息事宁人,但从长期来看,这种“闹访”式维权会趋向无视法律法规、无视契约精神的极端,当“维权”一词最终被这些从中渔利者毁到声名狼藉之时,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公共利益必将受损。如果社会的长治久安和公平正义要依赖以逐利为目的、以威胁和施压为手段的“以闹维权”,那维权势必成为“以个人的主观标准判定是非,并以群体性的过激手段实现利益诉求”的危险行为,并最终导致社会秩序的丧失和基本价值观念的混乱。希望法律框架内的维权成为人们权益的“保护伞”,这种“为钱”的“维权”能尽快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