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C与现货发售将长期共存—访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全国运营中心执行董事许东

发布时间:2016-11-01 16:00来源:交易中国

“现在哪里还有做OTC的交易所可以介绍下吗?”

这是在接到的会员单位咨询电话中最常见的一类问题。

在政府对现货行业监管越发严厉的现在,各地交易场所纷纷向现货发售模式转型,传统的OTC业务已经萎缩许多,然而,出于对OTC模式的熟悉和已有结构、人员的稳定性考虑,会员单位依然希望能有一个继续进行OTC业务的平台,为此孜孜不倦地寻找着。

针对这些咨询电话,做过不少回访。在回访中,一个交易场所的名字频频出现,那就是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而其位于上海的全国运营中心也同样高频次地现身。由此,该运营中心执行董事许东又一次接受了的专访。

上一次采访许东的时候,他正在为一家交易中心现货发售模式上线做推广准备,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他又回归到OTC业务,这让颇为惊讶,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厌新而喜旧呢?

“不,这和喜新厌旧、厌新喜旧没关系。回归OTC业务原因并没有什么大道理,只是在商言商,觉得OTC业务依然还有市场,值得继续经营而已。”许东说。

在已经过去的2016年这10个月中,他为了帮助一家交易场所开展现货发售模式业务做了大量工作,包括运营中心的同步转型,对老会员单位的说服、培训以及拓展全新会员单位。但在这10个月中,他发现,这个行业中的会员单位还是更喜欢OTC业务。

“其中原因也很好理解。一个是做熟不做生,一个是现货发售模式现在还在培育期,想要靠这个支撑公司运营还很困难。”许东说。

然而,许东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OTC业务的红旗还能打多久?

2016年9月30日,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关闭了OTC业务。

2016年10月15日,大圆银泰商品合约交易市场大宗商品业务下线。

2016年11月15日,大连再生资源交易所发暂停新开仓交易。

……

从津贵所这样的老牌,到大圆银泰这样的业内顶级,再到大连再生这样的新锐,还有无法计数的各地其他交易场所,都纷纷关闭OTC业务,对行业的信心带来了加大的打击,许多人都悲观了,但许东并不这么认为。

“政府在打击OTC吗?是。但政府是铁板一块吗?不是。”

“OTC会没落吗?会。但OTC会消亡吗?不会。”

在许东看来,在分税制财政环境下,地方政府财源有限,对于能提供大量税收的现货交易场所来说,客诉高的交易场所,勒令整改,理所当然,但客诉低的交易场所,任其发展,也合情合理。君不见,黑龙江一家交易场所,成立大半年,纳税千万,近期举办一场招商会,省市县三级政府均到场表示支持,省委常委在中央全会刚结束的学习期间也抽空前来致辞。无他,对于天津、南京、青岛、大连这些省级、副省级特大城市而言,现货交易场所或许那些税并不会在意,更在意的是社会稳定,但许多大中型城市尤其是内地大中型城市,纳税大户的现货交易场所还是很受欢迎的。

许东还举另外一个例子来做证明,“现在各地现货交易场所卷入诉讼的案例很多,但有多少投资人胜诉?极少极少。现在投资人揪着‘非法期货’四个字要证明现货交易场所有原罪,但有几次被确认?只有极少一两次。”

“这说明什么?”许东说:“不同地区,不同政策。不同地区,不同环境。”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天津、青岛、南京、厦门……他们不欢迎,自然有西安、兰州、拉萨这些地方欢迎。

对于这种国内不同地区,不同环境的现状,许东从理论上找到了支持,他说:“从宏观说,中国是以公有制为主题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并存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从微观说,现在政府在推广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外国资本共同参股组建的混合所有制。既然混合是当前的主旋律,现货交易场所当然也能允许OTC、现货发售、现货挂牌这些交易模式共存。”

既然如此,在许东的信条中,就要提到那句老话了——“只有夕阳企业,没有夕阳行业。”

作为全国运营中心,许东对交易所的义务就是将那些还希望能做OTC业务的会员单位聚拢起来,继续经营下去。对会员单位而言,就是为他们负责,为他们找到一个稳定的,优惠的好的平台。

“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是一个很不错的平台。”许东说,“我们有个客户,也是津贵所的老会员单位了。津贵所关闭OTC业务后,在寻找新的交易平台。他们做过SWOT分析,将国内现存的OTC平台一个个分析过来,挑了几个候选,找到我们这里来,经过多重比较,最终决定在我们这里做业务。这能说明,大连贵金属是一个有价值的平台,我们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业务伙伴。”

许东说的“值得合作的业务伙伴”既在于为OTC业务的会员单位争取最好的条件,也在于为这些会员单位准备好转型的环境。

“往往的OTC交易模式下,运营中心的定位是交易所业务部门的延伸,是拓展业务的渠道,所以它其实是一个单一任务的部门,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两个字进行,那就是‘招商’。然而当整个行业向着现货发售模式转变时,运营中心承担的任务更多。”许东说,“所以,我们有做好‘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能以不变应万变。”

这些准备很多,比如投资者教育、会员单位辅导和交易所业务布局配合,对于一家全国运营中心来说,会员单位辅导是最重要的工作。

许东表示,这种辅导是全方位的。首先要辅导会员单位了解交易的模式、方法、流程;其次是要辅导会员单位重新制定营销战略和具体的战术方式、方法;第三是要辅导会员单位的投资顾问学会和帮助投资人学会新的交易分析方法。

以上还是交易方面的辅导,由于现货发售模式的服务实体经济特性,全国运营中心的辅导还延伸到了实体门店。比如,许多交易所开始铺设体验店、实物展厅,但交易所做不到覆盖全国,必然要找会员单位合作。是否参与,如何参与,参与后如何经营,这也需要辅导。

再有,现货发售模式下,盈利的大头在发行,如何组织货源、挑选货源、如何保荐上市,辅导会员单位从经纪商转型为经纪商+发行商,又是运营中心在做的工作。

许东强调说:“我们费这么大力去准备,并不是说我们会放弃OTC业务,而是我们判断,现货交易市场将会出现多种交易模式共存的情况,因此,我们要做好传统的OTC业务,也要做好现货发售模式准备。”

“那您能不能谈下您对两种交易模式共存情况的判断?”在采访的最后问。

“客诉低的城市、中西部地区、具有政策优势的新开发区,这些地方将是OTC业务长期存在的地方。反之,将是现货发售模式的地盘。”许东沉吟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文章推荐